心理医院

从心理学揭示男孩想变成女孩的缘由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从心理学揭示男孩想变成女孩的缘由
收藏 0 0


一、议题:自封双性恋和易性恋的男孩。

很快,我们对外院诊断为双相障碍的青少年患者烨华进行了心理干预,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效果。但是在快到结尾的时候,烨华扭了扭身子,显然在心里藏着什么东西。母亲非常担心,小心翼翼地追问,可他仍面露难色。后来又故意支开了父亲,支支吾吾地开口了。

烨先生说,他有一个暗恋了很久的女孩,但他平时追电视剧时,看到男主角阴柔又会产生性兴奋。另外,他说他不喜欢看男女合拍的黄色电影,但是看到女人们相互亲热,也会有一种感觉。“我自己感觉很奇怪,而且我怀疑我是双性恋!”

二、来源:

精神创伤来自于多个男人。尽管事情很突然,但我们并没有被打乱。由于我们之前曾接受过有类似困惑的青少年患者的治疗,并发现这些问题的背后竟然隐藏着创伤,也就是说,这两个问题都有可能是由创伤引起的二级心理障碍, Lucy有丰富的心理干预经验。我们相信,只要烨华的配合,或许就能找到这背后的心理创伤并给予修复。

然而,因为烨华提出的疑问太多:喜欢男孩的阴柔,厌恶男人的某些特点,甚至包括他的父亲,厌恶自己的生殖器,想变成女孩,看着男人和女人的性爱照片感到恶心,看到女人和女人之间亲热就有兴奋…

假如这些问题一一得到解决,剩下的心理干预时间肯定不够。最终,在协商之后, Lucy和 Tenny决定首先介入“厌恶包括父亲在内的男人特征的”问题。这个问题涉及到他和父亲的亲子关系修复,包括正常的社会功能重建,相对来说比较紧迫。

从经验来看,对男性生殖器和男性的厌恶,大部分是由于曾经遭受过来自男性的心理创伤所致。的确, Lucy发现了一系列与男性相关的创伤事件,他们使用了深度催眠(TPMIH)来修复病理性记忆。

三、启示:

继发易性症或与创伤有关。当今世界,发达国家,特别是大城市,人们对都市的看法越来越开放。在国外, LGBT (也被称为“彩虹族”)(性少数群体)的运动日益兴起。不管在现实中还是在网络上,都是一股不可小视的社会力量。受此风潮的影响,大众对同性恋、双性恋、性别烦躁等现象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少有人敢公开宣称这是一种疾病。

一九七三年,美国心理学会和美国精神病学会将同性恋行为从疾病分类系统中删除。然而,对于易性症,ICD-10 (即《国际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第10版)、《美国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第四版(DSM-4)和我国的CCMD-3 (即《精神障碍分类和诊断标准》第3版)仍然将易性症包括在性心理障碍分类中。

最新版本的《美国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5)将“性别认同障碍”改为“性别不稳定”。这就是说,我们现在所说的“性无助”,就是过去精神医学所说的“易性症”,也就是基于临床上的痛苦或社会功能损害。

尽管现在同性恋者,双性恋者,“易感性”(即易怒的性别)者基本认为他们的性取向和性别认同是与生俱来的,并非精神上的心理问题。但实际上,通过上面两个例子,我们可以发现,有些人并非天生就有这种倾向,而是后天培养出来的。并且即使是继发性的,个体也有选择是否需要介入的自由。

但是,经过深度催眠创伤修复后,我们发现,继发的性取向和性别认同问题,很可能是由心理社会因素造成的,主要是遭受了来自不同性别的人反复出现的心理创伤。当创伤被有效地修复,并且进一步的认知干预后,的症状可以迅速消失。

我们对这一主题的发现,当然还处于探索阶段,积累的案例还不够,不能代表所有的 LGBT现象。在这里只想抛砖引玉,希望能与大家一起探讨,也希望能引起精神医学的关注和交流。

专业提供婚姻家庭心理咨询,亲子心理咨询,情感咨询,两性关系等,更好帮助缓解家庭矛盾、亲子矛盾、婚恋情感、打造幸福家庭
上一篇

遇到焦虑、恐惧等负面情绪,应该如何应对

下一篇

如何从心理学看你的平庸

你也可能喜欢

目录导航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